晋城生活网 - 晋城人自己的生活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股票 >

忘年交老吕

时间:2020-08-02 12:00:25 | 来源:山西日报

习惯上,我一直称呼吕世豪先生为吕书记,至今亦然。又是,吕世豪先生是我相交甚笃十数载、经常彼此牵念的忘年之交。私下里,无论见面或是隔三差五通电话,我们总会先相互打打趣,天马行空一般调侃对方几句,再言正事。至今亦是如此。被一个老男人牵念,同时,也牵念着这个老男人,想想,这种感觉真是奇妙。按理说,吕世豪先生是典型的官场中人,但要我说,他就是一个说话幽默风趣,真性情的高产作家。直到最近,拜读了吕世豪先生的散文《文峰塔十年祭》,我才约略体味到作为一名官员,当年,他为了做成一件有意义的事,所面临的种种意想不到的困难、质疑、委屈、变数、困惑、失望,乃至于欲哭无泪的情境,再有的,就是一个共产党人的心胸与精神境界。1997年,吕梁市委、市政府命名首批“吕梁人民作家”,吕世豪先生实至名归位列其中,这倒并不意外。纵观山西文学界,无疑,吕世豪先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换言之,他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且是在一边为官一边为文的情况下,时至今日,依然笔耕不辍。试想,一个作家五十余年来,能够持久享有旺盛的创作状态,放眼全国文坛,又能有几人?由此,他的创作成就、创作产量得到行内的认同及赞誉,是理所当然的事。截至目前,吕世豪先生共出版各类文学著作41部,600余万字,诗作曾连续两届荣获全国新田园诗歌大赛一等奖,连续多年入选全国各种版本的年度诗选,并有中英文对照的诗集发行海外。在我看来,而今,吕世豪先生是75岁的年龄,57岁的身体,37岁的对于生活的热爱以及充沛的文学创作激情。现实生活中,他是一个性格耿直、表达方式直截了当、行事做派雷厉风行的人,一旦认准的事,即刻付诸行动,绝不拖泥带水,典型的北方汉子形象。不过,这只是他的一面。我的忘年交老友吕世豪啊,他还是个十分有趣的人。近些年来,无论吕梁作协还是汾阳作协,每年都会组织诸如座谈、采风、作品研讨等关于文学话题的活动,加之,大家私下交流、交往也颇是频繁。文朋诗友们聚在一起,自是没有那么多讲究。只要吕世豪先生在场,说话幽默风趣的他,就会抢尽风头。这个有趣的老汉总会拿捏好火候,主动出击:撩拨一下张三,逗弄几声李四。于是乎,在场的张三、李四、王五、赵六、李二麻子很快结成同盟,纷纷出手,群起而攻之,众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话题五花八门,比如吕先生喜欢教老太太抖空竹啦。如此,他很快招架不住,在众人畅快的欢笑声中,急吼吼抓耳挠腮一番,直至憋出一句国骂,遂哈哈一笑败下阵来。据说,吕世豪先生抖空竹的技艺,的确是了得。之所以“据说”,是因为到目前为止,我还未曾领略过他抖空竹的风采。有一件事,令我铭刻于心、感念至今。2010年,我曾在鲁迅文学院第十四届高研班学习四月整。其间,自然与常住北京的吕世豪先生相聚若干次。是年冬季,我偶返吕梁,恰巧吕先生正在汾阳老家。于是,他再三再四勒令我去京时,务必提早告知,并约定在汾阳高速公路口处一见。那个时候,吕梁火车站还未开通,我通常的出行选择,是乘坐停在吕梁宾馆门口,然后直达北京六里桥西客站的大巴车。那个寒风刺骨的冬夜,当大巴车到达汾阳高速收费站口,去接汾阳、孝义赴京的旅客时,隔着老远,我就看到吕世豪先生和文友王春雷。却是,他二人特意送我一箱汾酒,只为着我喜喝汾酒好交友,只为着想让我鲁院的同学们,也尝尝山西汾酒的滋味。那日,鲁院的学习即将结束,接下来,便是结业联欢晚会。中午,我用汾酒招待了同学,当然,也特地邀请到吕世豪先生。作为一个文学人,自身的创作成就很高,自能获得同行和读者的认可,说到底,作家是要用作品说话的。而在坚持文学创作的同时,还能够乐于助人,积极主动地扶掖后学晚辈,以自己的威望、影响力、号召力,营造出一方文学氛围,带出一支强悍的文学创作队伍,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近些年来,吕世豪先生为吕梁市十余位未名作者写过序、评论文章;陆续为《吕梁文学》《吕梁日报》推荐过三十几个刚刚起步、有发展潜力的文学新人作品。另外,据我所知,凭借他直接的、间接的努力,加入国家级、省市级作家协会组织,或首次在国家级刊物、省级刊物发表作品的吕梁作家,也不在少数。感慨之余,我常想,如果当下的文坛,多一些这样的人,该有多好。是的,吕世豪先生正是这样一个有趣的人,真性情的人,有情怀的人。这样一种人,令人想不敬重,都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