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生活网 - 晋城人自己的生活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小雪铲白菜

时间:2020-11-20 08:00:28 | 来源:山西日报

农谚说:“小雪铲白菜,大雪铲菠菜。”小雪时节,正是收获储藏大白菜的最佳时节。我国种植大白菜的历史悠久,新石器时期的西安半坡原始村落遗址就发现有白菜籽。大白菜古称“菘”。晋代张勃编撰的《吴录》记载三国时期东吴的军事家“陆逊催人种豆、菘。”到了唐代,大白菜被广泛种植,并且是宴请宾朋的一道佳肴。唐代文学家韩愈一生坎坷曲折,分司东都洛阳时,与孟郊、卢仝、李贺、贾岛等形成了“韩孟诗派”。有一年冬天,他们在一起饮酒论诗,韩愈把新收获的“菘”切成细丝,和新挖出的冬笋一起慢炖,众人品尝后赞不绝口,韩愈兴奋之余,写下了“晚菘细切肥牛肚,新笋初尝嫩马蹄”的诗句,盛赞“菘”之美味。唐代诗人刘禹锡的好友周载罢渝州太守后回到郢州别墅,特作诗《送周使君罢渝州归郢州别墅》,曰:“只恐鸣驺催上道,不容待得晚菘尝。”把未能吃到晚秋的菘菜当作一种遗憾。唐彦谦也有《移莎》云:“试才卑庾薤,求味笑周菘。”到了宋朝,开始将“菘”称之为“白菜”。如北宋诗人吴则礼有《周介然所惠石铫取水瀹茶》诗曰:“拟向山阳买白菜,团炉烂煮北湖羹。”南宋诗人杨万里也有《进贤初食白菜因名之以水精菜》诗云:“新春云子滑流匙,更嚼冰蔬与雪虀,灵隐山前水精菜,近来种子到江西。”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按陆佃《埤雅》云:菘性凌冬晚凋,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名菘。今谓之白菜,其色表白也。”俗语说:“肉中就数猪肉美,菜里唯有白菜鲜。”古人之所以喜食大白菜,是因为其味道鲜美,营养丰富,且有食疗功效。民间也有“百菜不如白菜”“冬日白菜美如笋”之语。唐代食疗家孟诜在《食疗本草》中说:“菘菜,治消渴,和羊肉甚美。其冬月作菹,煮作羹食之,能消宿食,下气治嗽。”美食家苏轼有诗云:“白菘类羔豚,冒土出蹯掌。”把白菜与羊羔、熊掌相媲美,其味道之鲜美可见一斑。南宋词人朱敦儒有词《朝中措·先生馋病老难医》曰:“自种畦中白菜,腌成饔里黄薤。肥葱细点,香油慢焰,汤饼如丝。早晚一杯无害,神仙九转休痴。”《本草纲目》记载:“(白菜茎叶)通利肠胃,除胸中烦,解酒渴。消食下气,治瘴气,止热气嗽。冬汁尤传佳。和中,利大小便。(子)作油,涂头长发,涂刀剑不钝。”国画大师齐白石爱吃白菜,更爱画白菜,一生画了很多白菜,其中有一幅写意的大白菜图,画面上点缀着几个鲜红的辣椒,并题句说:“牡丹为花中之王,荔枝为百果之先,独不论白菜为蔬之王,何也。”齐老称白菜为“蔬之王”,可见其钟爱程度。古人有“春初早韭,秋末晚菘”之说,大白菜必须在小雪之后收获贮藏味道才甜美。宋代范成大有《冬日田园杂兴》诗曰:“拨雪挑来踏地菘,味如蜜藕更肥浓。朱门肉食无风味,只作寻常菜把供。”是说冬日雪后的白菜比蜜藕更加鲜美。也就是说白菜必须经过雪霜打后味道才甜美。

郑学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