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生活网 - 晋城人自己的生活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陵川一起长达26年的命案告破

时间:2020-08-27 14:00:14 | 来源:太行日报·晚报版

酒后争执好友变冤家,一死一逃

嫌疑人归案。

一次不经意的酒后争执,一对好友变成了冤家,一死一逃;命案发生后的仓皇逃窜之路,整整延续了26年之久……2020年仲夏,陵川警方锲而不舍、千里缉凶,在陕西西安渭水河畔的新合村一带抓获逃犯,为26年前陵川县西泉村发生的这起命案画上了句号。

一场喜极生悲的酒局

时间倒回1995年春天,位于太行山东南端最高地带的小城陵川乍暖还寒。

4月30日晚,距离县城20公里的西泉村一户人家灯火通明、热闹非凡,候某和同村几个哥们儿、邻居围座在桌子周围,玩扑克牌“捉鳖”买酒,猜火柴棒喝酒,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谈笑风生,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有人已晕晕乎乎、神志不清。当侯某坐庄过圈轮到和崔某猜扑克时,崔某却“六六六”“五魁首”嚷了起来,非要和侯某猜拳行令。

争执由此而起,二人话不投机吵了起来,侯某顺手拿起一个酒瓶敲向崔某的头部,其他人将二人拉开,各回各家,酒局不欢而散。

次日凌晨,心有不甘的崔某找上了门。二人再次发生言语冲突,年轻气盛的侯某竟持匕首捅向了崔某的腹部,崔某顿时倒在血泊中。周围邻居赶忙拨打120,好在抢救及时,经过手术治疗,崔某暂时脱离生命危险。

酒劲消退后,侯某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鲁莽,又听说崔某没有生命危险,便到医院向崔某赔礼道歉,并帮忙料理其住院期间日常生活。

十几天的住院治疗,大家都以为崔某即将治愈出院时,意外却发生了——5月19日,崔某突然没有了生命体征。

惊慌失措的侯某至此销声匿迹。这一年,他28岁,而崔某也年仅35岁。

一条峰回路转的线索

在那个通讯落后、科技欠发达的年代,尽管陵川警方使劲浑身解数,侯某还是侥幸逃脱了。而陵川警方也开启了大海捞针般的追逃之路。

2020年,专案组民警再次拿起发黄的案卷,重新梳理社会关系,走访案发地群众,深入了解嫌疑人的性格特征、生活方式,想方设法从看似平常、乏味的海量信息中获取有价值线索。

今年5月,在梳理侯某社会关系时发现,侯某的一名关系人在甘肃省辖区和一陕西西安籍男子陈某有同步的轨迹。分析研判发现陈某名下有多张手机卡,但其中一张并非自己使用。

沿着这条线索,民警发现这张手机卡通话不多,轨迹却遍布全国各地。在进一步的核查中,民警惊奇地发现该手机号预留在西安市灞桥区一银行的交易记录中。

通过调取交易时的视频监控,民警又有了重大发现,出现在视频中的男子与侯某的弟弟极为相像。与此同时,从银行部门核查的民警也获悉一条重要线索,侯某弟弟的身份信息在陕西西安有一条开卡记录。顿时,案件侦破迎来了新的转机。

专案组民警火速赶往西安,查清了在西安市灞桥区某银行开卡用的正是侯某弟弟的身份证,时间是2019年5月。

在对侯某弟弟的轨迹核查中,并未发现有到过西安的行程。专案组民警马上意识到,用弟弟身份信息办理银行卡的极有可能就是侯某。而且,在该区域“雪亮工程”中发现了疑似侯某的人像。经和银行监控比对,确定为同一人。民警判断其落脚点应该就在附近区域,初步判断视频中的男子就是侯某。

一次惊心动魄的抓捕

7月初,带着“案子不破、绝不收兵”的坚定信念,专案组赴陕西西安,一到西安,顾不上舟车劳顿,就组织研究部署抓捕方案。在大量的走访摸排后,专案组民警最终确定嫌疑人的落脚点就在灞桥区。

灞桥区集聚着西安多家工业园区,是西北最大的物流集散地,又地处城乡结合部。要在这么一个集人流、物流、车流密集汇聚的地方,找到嫌疑人的落脚点,困难可想而知。

专案民警通过大数据抄底、结合获取的视频人像,判断嫌疑人可能就在渭水河畔的新合村一带。

“嫌疑人可能就在这几户人家,你们几个人分别把守出口,你们几个以有疫情重点地区返回人员为由进行逐户排查,大家注意观察、提高警惕、随机行动。”7月11日,带队的陵川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都慧敏果断对抓捕工作进行周密部署,随即和身着防护服的侦查员开始了排查。

刹那间,一张抓捕大网如泰山压顶般笼罩在新合村。当排查到中间的一户人家时,一名男子迅速躲在了门后,这一异常的举动没有逃过民警的眼睛。几名民警蜂拥而上,不费吹灰之力将其擒获,该男子正是潜逃26年的侯某。

一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原来,当年崔某突然没有了生命体征,正在医院照料的侯某顿时乱了阵脚,带着70元钱仓皇逃窜,扒上一辆运煤车,一路向南,走上了长达26年的逃亡之路。

侯某没有家室,逃走时父母双亡,且尚未结婚成家,近亲属只有兄弟姐妹,社会关系单一,在外逃亡几十年,从不敢跟家人有任何联系。

在逃亡的26年间,侯某先后到北京、广东、广西、河南、湖南、陕西等地打零工,靠给别人卖早点、海鲜、水果,赚取一些生活费;26年来,侯某从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姓名,始终称自己是“老五”,从来不租房,一直住在工地,偶尔也会借住工友家。

“20多年来,我总是绕着山西走,不敢踏上半步,这次我可以踏踏实实回去了。”面对突然出现的民警,侯某束手就擒。他告诉办案民警,26年来,他除了干活,就是喝酒麻痹自己,闲暇之余,从不玩微信,不上网,不敢跟兄弟姐妹联系,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生不如死。《社会与法》也是他必看的频道,因为他心里明白,他身背命案,只有接受法律的审判才是正道。 (郎伟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