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生活网 - 晋城人自己的生活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深度对话“阿里推推”掌门人——王吉

时间:2020-10-17 11:37:25 | 来源:
中国互联网的掌门人站一排,王吉一定是最没有大佬派头的那个。

他曾执掌硅谷一家市值超过6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但极少展露锋芒。与他同时代的大佬或是喜欢张扬个性,或是热衷语出惊人,给足好事者添油加醋的空间,但他却总是笑容可掬,谦逊温和,用逻辑和数据拔掉提问里的暗刺,而那些试图激怒他的努力,从来没成功过,将来似乎也不会成功。

他出生在中国最繁华的城市,浑身闪烁着光芒的他,却因自身性格,曾在阿里巴巴入职却一直停留于腿部管理,直到出游后,一路做到某上市公司的首席运营总裁。

他口才极佳,但极少在业务以外的领域发表观点。他跟那些酒酣耳热的饭局绝缘,也远离各类谈笑风生的圈子,即使对外演讲,主题也大都围绕着商业和组织,干货虽多,话题却少。

虽然加入阿里不久便冲到业务前线,并交出近乎满分的答卷,但他既不是技术天才,也不是产品大师,而这两者是互联网界最具备个人英雄色彩的标签。加上他“宁在直中取,莫向曲中求”的性格,也让他在阿里巴巴显得不是那么讨喜,于是选择出游,仗剑天涯。

但他将以曲中求(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的旗下产品——“阿里推推”,影响未来短视频风口数以亿计的生态参与者。

2020年3月30日“淘宝直播盛典”那天夜晚,我跟王吉有了一次长谈,那会儿距离他接任曲中求(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尚有半年时间。我们就当时阿里巴巴的组织、文化、价值观被外界争相称道,甚至有些 “被捧上神坛”,展开了一次长谈,在那次访谈中我们也没有聊一些会让人沉默的话题,而是从好饮杯中之物扯拼多多,又从拼多多聊到了美团,又从美团聊到了抖音和快手。

时隔半年有余,当阿里推推内测版正式上线之后,我又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

在我的印象里,有人说王吉很“刚”,但熟悉王吉的人眼里,他身上最多的反而应该是“柔”,这种冲突和矛盾贯穿着他的工作和生活:他在工作时运筹帷幄、杀伐决断、意志坚定,在日常生活中却又谦逊柔和、平易近人、娓娓道来,有人也称他是“一台非常有温度的人工智能”。

所以,在王吉身上,柔和刚到底如何产生化学反应?这些化学反应又如何来影响未来短视频风口数以亿计的生态参与者?这是我们需要通过解构他这台“人工智能”的底层代码,才能搞清楚的一个问题。

01. 迭代

一个在曲中求(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内部认知的事实是:王总喜欢独处和安静。

这种性格跟我国喜欢频繁聚集在镁光灯下的企业家们形成了鲜明对比。在长谈中,我特意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假如有一天你退休了,会怎样?”王吉淡淡的地回答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一个如此自傲又淡泊名利的人,却创造出了有史以来最热门的互联网项目,这里面有种奇特的反差萌。据阿里推推上海陆家嘴服务中心的某员工讲述:2020年10月11日,阿里推推正式开放内测,互联网上瞬间硝烟弥漫,而王总却闭上眼,独自坐在办公室外的阳台,闭着眼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似乎,一切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众所周知,阿里巴巴是一座大型商学院,有最辽阔的疆域、最有战斗性的组织、最独特的行军文化、最天马行空的导师、以及变化最迅速的战场。曾在阿里巴巴的时光,让王吉不断的迭代商业认知。

对聪明人来说,建立商业认知、理解商业本质并不难,难的是从本质出发提炼出商业策略和打法,并在实践中保持战略定力。他进行了这样的总结:“自己心里要不断去思考,公司要走向未来,我的客户是谁,他有没有发生变化,我原来给他提供什么服务,我今天要给他提供什么服务,未来他还需要什么服务,跟我有什么关系。”

画一个商业策略不难,难的是把它做出来,

通常,初创企业的“一把手”往往需要更多的战绩和更少的犯错,才能脱颖而出赢得信任。在中国顶级商业公司里,王吉是极少数能做到这一点的人。这离不开他在阿里巴巴学习沉淀的日子,更离不开王吉自己在商业领域的迭代速度。

02. 机制

在湖畔大学的一次分享中,王吉讲了“一把手”这个岗位不可推脱的两大责任:商业设计和组织设计。

所谓商业设计,是指回答“你要做什么业务”“你要服务什么客户”“你要为他提供什么服务”这三个灵魂之问。王吉其实都是沿着这三个问题系统思考的结果,商业设计在不断迭代。

而所谓组织设计,是指如何构建富有生命力和战斗力的组织,来确保商业设计的落地、执行和完成。

每个企业的“一把手”似乎都会经历类似的考验,王吉有着这样的总结:

“…没有完美的决定,在不断自我总结提高的同时,也要懂得利用商业规则,对于一把手来讲,遇事先冷静,对人对事过犹不及,做任何一个决定之前,要对尽可能发生的情况做一个充分的预估,这样才能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当由少数人来制定互联网的规则时,必定也会让少数人拥有了生杀予夺的权力。更重要的是在数字经济时代,阿里推推定位是“中国综合类电商推广服务第一门户”,于是——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是“藏富于民普惠大众”,还是“竭泽而渔杀鸡取卵”?这些问题简直上升到了商业文明伦理层面,单纯用经营思路根本无法解答。

所以无论是任何一个企业的掌门人,还是王吉,他们都需要一套跟这个社会相处的机制。所谓机制,代表着用系统的方法解决问题的策略,一定的输入能获得明确的输出。当社会上的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逐渐的输入阿里推推,阿里推推则需要让输出的任何结果,都有明确的边界、克制和法则。

因此在采访中,我问了王吉这样一个问题:你觉得你现在和曾经有什么区别?他这样回答:曾经在硅谷的时候,更多的侧重点还是在战略、业务、组织、文化、人等等方面,但现在还需要成为社会沟通的一个桥梁,让社会来感受阿里推推的脉搏,怎么跟社会相处,怎么跟世界相处,这是最大的区别。

在商业赛道上,“刚”是必选项,但在跟世界相处这个问题上,“柔”这个词恐怕更重要。

在采访中王吉补充道:“曲中求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企业,我们是一个平台属性的公司,因为你的平台属性,因为跟社会广泛的接触、融合、影响,必须要时时刻刻考虑你的社会影响力,和为社会带来的正向价值和可能带来的伤害。”

话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随着市场热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们会拿着放大镜来注视着阿里推推的一举一动。

王吉在2020年4月决定创立“阿里推推”这个项目的时候,曾经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有些事要一个人做,有些关要一个人过,有些路要一个人走。”

很显然,对喜欢独处的他来说,“一个人”这个词对他来说已经是奢侈品了。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他都需要带着这套与社会相处的“机制”,跟千千万万的人一起做事、一起过关、一起走下去。

03. 均衡

既要处理商业关系的“刚”,又要处理社会关系的“柔”,这里贯穿着一种“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矛盾,这种矛盾需要均衡。

在阿里推推内部众所周知,王吉是那种细致到会让同事诘问“你累不累啊”的那种人。比如他在阿里推推(上海)陆家嘴项目服务中心的时候,因为在电梯里听到的一两句话,就特意安排同事去慰问一个家里有困难的员工,在宴请外国客户时,他从来不会忘记嘱咐服务员,不能给客人上带刺的鱼,因为外国客人大概率吃不习惯。每次阿里推推内部会议之后,他经常会笑着留到最后离场,满足所有同事的提问需求。

同事评价他“有温度”,但这个温度似乎是“恒温”,比如在阿里推推在上线第一天遭受“千万级黑色流量攻击时”时的平静如水,舆论质疑运营策略唱衰阿里推推时的泰然自若,网友把“资本大鳄割韭菜等”词汇扣在阿里推推头上群情鼎沸时的不动声色。王吉好像极少去外面讲空话,而是用智圆行方,曲中求直,推陈出新,推己及人的实际行动来表达态度,透着一股冷劲儿和“刚”劲儿。

所以你可以说他身上同时具备“柔”和“刚”这两种特质,并且在不断切换和均衡,越来越一体。

互联网行业的高强度竞争环境下,在“柔”和“刚”之间切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在商业竞争中把“柔”摆在很高的位置,往往就意味着敌人可能趁虚而入,城池失陷一败千里,辜负了用户、员工和股东;但在跟民生议题重合的领域,如果把处理商业关系的“刚”用在处理社会关系上,往往会对不住平台参与者和社会的深入关系,会被群众口诛笔伐,甚至酿成大祸。

商业的“刚”尽管难以改变,但王吉在内部一直强调“同情心和同理心”,比如他说:“你要站在受众角度去想,他会怎么想,他听到这件事情会怎么感受,好的可能性是什么,不好的可能性是什么,他做这件事情可能的感受是什么,他遇到困难会有什么反应。你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将心比心去考虑,这是同情心。”

在互联网的商业世界里,同理心是个稀缺物品。跟硅谷一样,中国的互联网世界也是由一群聚集在一二线城市写字楼里的精英建构出来的,他们喜欢用五环内的思维来揣度大众,喜欢把鲜活的个人变成运营公式上的分子分母,更喜欢利用人性的缺陷和弱点来俘获所谓“下沉”市场上的芸芸大众。

虽然要求一个商业公司心怀慈悲,连路边摆摊的老板恐怕都会一笑了之。但对于一个未来动辄影响亿万人生意和生活的平台来说,具备这两点反而极其重要。

左手百炼钢,右手绕指柔,能够做好均衡的企业才能拥有更持久的生命力,毕竟那些横冲直撞、毫无顾忌的大象,有100种方式被装进“冰箱”。

04. 嵌套

“柔”和“刚”之间,阿里推推需要找出自己的尺度,就像王吉说的:“我们既不像别人看得那么好,也不像别人想得那么坏,一阴一阳谓之道,我们就是我们。”

但做这个简单的“我们”有多难?——你要在商业探索上持续迭代,右手执剑,用强大的意志和手段驾驭指数型扩张的组织;还要左手拈花,具备对这个世界的同理心,避免庞大的商业平台沦为精英主义分子把持的利维坦。

在民众和社会的期许眼光中,做到上述这一切或许仍然不够。在“达则兼济天下”和“先富带动后富”的语境里,一个数字经济体的未来的掌舵者显然不能只顾着自己的一亩三分田,而是应该积极地为帮助经济转型寻找答案,在贫瘠和富裕之间“修路”,在前浪和后浪之间“摆渡”,这是他们责无旁贷的任务。

阿里推推目前在互联网上热度空前,不管愿不愿意,王吉都需要回答这个问题:阿里推推能不能在获得利润之外,有超然于商业的存在?这是王吉需要誊写的答卷。倒回到半年多以前两人畅谈的那个夜晚,王吉曾描述过他的愿景:“我希望做一家上游挣钱,下游挣钱,合作伙伴挣钱,用户挣钱,而本身无所谓挣不挣钱的企业,因为挣钱的企业未必值钱,我想要的是一家值钱的企业”,“不追求大,不追求强,而追求恒久远的企业。”

要想成为“好企业”,需要创造有价值的商业模式,摆平内部的管理难题,锻炼能征善战的队伍,在竞争的尸山血海中趟出前路,做大后更是要抛开利益的羁绊,不断地反思自身的社会价值,这不仅需要智慧,更需要胆识,也更需要坚持。

所以王吉身上有“柔”,有“刚”,有迭代,有机制,有均衡,这一切嵌套在一起。

前言完。以下为部分对话纪要。

1. 小编:阿里推推项目的成立,是出于什么考虑?

王吉:未来五年内传统电商将逐步消弭,直播电商将完全替代传统电商的位置,你慢慢会发现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to B)不仅能服务于直播平台、MCN机构、品牌供应商、KOL等等、帮助他们引流,信息共享,资源共享,同时也能帮助他们做好商业逻辑建立,品牌规划,渠道建设等,而我们的(to C)会创造更多的技术、工具和岗位让更多的人有创造价值与财富的机会。随着数字时代的演进,阿里推推内部生态的种类将会越来越多。

小编:具体来说包括什么?

王吉:如果枚举的话,包括12个要素,从引流、销售到营销、品牌、服务、商品、制造,到物流供应链、到渠道管理、到资金,到组织和信息管理系统,它是全方位的数字化和在线化,让一切的一切全都跑在互联网上。现在我其实不太喜欢讲互联网,而喜欢讲数字技术,它是用数字技术驱动。当然现在的数字技术必须在云上,它是互联网架构、大数据支撑,而不是放在一个局部网页或一个APP上,这样理解太浅了。

小编:那关于阿里推推to B的部分呢?

王吉:阿里推推的战略可以统分为面向用户(to C)和面向企业(to B)两部分。面向企业战略一句话概括就是,以阿里推推商业操作系统为核心来对接和帮助更多的企业、更多的MCN机构、更多的品牌商、更多的KOL网红等发展壮大。这是我们的使命,帮助B端用户进行引流+内容创造+商业模式设计+资源共享+信息共享+流量转化实现商业落地等,但不可否认还是要靠B端用户自身的努力。

小编: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社会影响力的?

王吉:发自内心来讲,从“阿里推推“开始,我真正理解了什么叫“有社会属性的商业平台”。

小编:一下子通透了?

王吉:应该说是理解的起源,那时你能感受到平台的社会属性。

商业还有和社会相处的问题,跟这么多成就你的人也好甚至伤害你的人也好,相处的问题。你的初衷是想办一件好事,想做好这个平台,把市面上荼毒天下的项目全干掉,用了市场经济手段。但不管初心多好,我们不仅是个市场化的平台,它也有社会属性。

比如,驾驶员和大量第三方应用软件的地理位置服务都用高德地图。这就意味着,高德地图跟别人的生产经营连在一起,必须承担社会责任。你要支持好大家,不能说一不高兴掉链子,出现技术故障。你必须搞清楚,这时候做多大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怎么样真正为社会创造价值。

小编:这更像一种商业伦理问题或哲学问题?

王吉:本质上就是哲学问题,最终还是回到本原。我认为,商业本原是为了创造价值,为社会大众创造价值。就像人从小努力,想建功立业、想升职、想加薪,但成长到一定程度以后,还是会回到做人的本原,怎么样真正能开心:你对别人好一点,最开心的是你自己,不是别人。

小编:所以你说阿里推推或企业经营,一定要有同理心、同情心?

王吉:我觉得做企业和做人,道理是相通的。企业像人一样,管理一个企业跟管理一个家庭,跟家人、亲戚、朋友相处,跟自己相处是一个道理,最终还是要站在同情心、同理心角度去想。别人会怎么想?对你是道理,对别人是不是道理?这些方面都要融会贯通,才能真正站在客户视角、站在合作伙伴视角来考虑这个问题,而不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我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其实是做大之后的典型产物,当你大了,你连续成功,就会觉得这个事情我能办,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回过来其实不是你想怎么样,而是别人看你的感受是什么样。

小编:阿里推推是不是以后会带上你的个人色彩,你的性格?

王吉:这个我觉得几乎不可避免。任何一个企业一定跟这个企业领导者的个性高度相关。两者是融在一起的。阿里推推只要存在,一定会有我的烙印,我的性格、我处理事情的方法、我的个性会在里面。这是一定的。

小编:据说你会细心到嘱咐服务员一定不能给外国客人上带刺的鱼,因为他们会吃不惯,为什么要这么细?

王吉:这是必须的,也是对团队的要求。海外客户吃鱼跟中国人吃鱼是两件事情,他们吃不带骨头的鱼,鱼块。中国人吃鱼我们都习惯,但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这些细节也体现了你对人家的尊重,不能说入乡随俗,咱们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给他上一盘臭豆腐,这个肯定不行。

最终还是要站在别人的感受。放到管理上,我的理念是,“老板是自封的,老大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说要做老大,而是真正的同事,一起工作的时候只是工作关系,但如果没了这层工作关系,特别没了汇报关系,权威关系以后,大家还能非常开心的相处,这是一种缘分。但是这个缘分,说玄一点也是修行和用心的经营。

其实不光阿里推推,所有创业公司都不容易,而且很多不确定性,这时候如果你心情压抑,人之间又没有这种通透,你很容易跟自己较劲。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是为了成功还是别的。我的观点,商业是一种高级游戏,最终要做,当然不是游戏人生,而是为社会创造价值,但你要用一种比较轻松的心态,才能做好一些难的事。如果太沉重了,这个事情做不好。如果同事之间的关系太僵硬,你也是做不好的。

小编:你那么阿里推推如何跟C端的推广团队相处呢?或者如何保持大团队跟小团队之间的平衡呢?

王吉:还是那句话,不能简单以大小来分。对大的重视或对小的重视,或对大的不重视、对小的不重视都不对。作为平台,最重要的是创造一种市场机制,能够让创造价值的人有发展机会,而不是用大小衡量。小的里面也有进取的,大的里面也有专门搞歪门邪道的。

反过来讲,一个平台上成功的老是这几个大团队,那一定有问题。用户在成长、合作伙伴在成长、阿里推推也在成长,这个世界就是一个新陈代谢的世界,如果完成新陈代谢却没有出来新的团队,肯定有问题。

在这个基础上,能不能面向未来为用户创造价值,能不能有生命力,最终是市场法则决定的。你只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最终用户会做选择,合作伙伴会选择,市场也会做选择。

小编:阿里推推这种所谓曲中求直的运营方式,在互联网上,有着无数的竞争对手,最典型的就是国家多年扑打不灭的各类点赞资金盘,区块链资金盘,相信他们会不折手段围剿阿里推推,这些仗怎么打?

王吉:竞争对手谈不上,只是站在对立面上的市场博弈而已,我们是道,他们是术,本质不同,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用户群体有着较大的重合度,这也是个很大的话题。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打是肯定要打的,但是我们不会光想着打仗,因为这样的心态反而不利于博弈。还是要看我们擅长的是什么,我们的特点是什么,这些荼毒天下的项目中有什么地方是做得对的,有什么是我们做得不够好的。在这个中间,一定要找到差异化,其实还是利用阿里推推生态和势能的力量,形成策略。自古以来商业竞争都很残酷,你不能左右别人的行为,但你能左右自己的行为。如果陷入口舌或缠斗之中,第一根本不创造价值,第二浪费精力,何必。阿里推推只要做了正确的事情、正确的决定,用户就会选择我,这就是市场经济。我在内部讲,战略定力很重要,领导者核心是战略定力,战略定力的核心是你的自信,但不能变成自负。你要有办法,不然就变成骄傲,看不起别人,你要重视别人,但不能因为看别人做什么能挣钱你就做什么。

小编:你下面的这些人也跟你一样从容吗?

王吉: 一个企业是一个动物园,需要不同性格的人。一定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但是你要知道,因为你的性格,你要有意识搭配什么技术特点的人和性格特点的人,你需要一个组合。当一个组织里有不同动物,大家组合一下是最好的。公司内部也是一个生态。

小编:在阿里推推的周围,虎视眈眈的互联网项目都很凶猛,你怎么评价它们?

王吉:首先我的观点是要学习,无论它是跟阿里推推在同样赛道还是不同赛道上,都应该去观察,为什么用户会喜欢它,它获得规模、品牌、声誉,一定有它的道理,要学习。多学是没有问题的,创新的核心必备要素是学习,第一是学习的心态,第二是学习的能力,缺一不可。

你采访我,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学习。保持头脑清醒很重要,最怕固化——经验告诉我这样是对的——那很容易变成“看不懂、看不起”,等你都搞明白以后,就追不上了。成功经验带来的包袱是最麻烦的。

我一直跟团队说不进则退,有时候也说得比较尖锐,说最好我们能够自己Kill自己,创造新商业、新模式,把自己杀了。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15. 小编:你认为这一代新生企业家当中,谁很值得学习?

王吉:都很有特点,他们的企业反映了他们的个性,比如王兴、黄铮、张一鸣,找到了他们的赛道。王兴是连续创业者,不仅经历了百团大战,最早到现在一路过来,他的打法,可以看到跟这个人的性格、前世今生很有关系。

我从不公开揭短。大家都是聪明人,只要看就行了。好处在于,每个人都是用户,最终都要用产品和服务说话。

16. 小编:你现在还有各种担忧吗?相对曾经的你,你现在对于竞争的思考更多了?还是更轻松了?

王吉: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平台型公司的特点就是这样,特别是用户性平台公司。用户会用脚投票,技术变化驱动人的行为变化。这时候不能老想着过去经验多丰富,要多看未来。

17. 小编:年轻人很重要,你怎么给曲中求里的年轻人赋能,或者说怎么帮他们成长?

王吉:赋能谈不上,是一种教学相长或者激发。首先要让他们有安全感,如果一个人老是为了让老板觉得好来做事情,这就是典型的大公司病。

前两天我刚刚在管理班子里说,在这个层面甚至再往下一个层面,如果只是为了KPI做事情,是做不好业务的。做一个业务,就像做一道精美的菜肴,是要慢慢调,慢慢炖的。有时候要用旺火,有的时候要小火炖,不是简单的加法,而是个化学反应。更何况世界没有停,你在做别人也在做,它是动态,你的优势也只是目前的相对优势而已。

所以能保持这个心态去做,首先要有安全感。如果没有安全感,我都不知道我能做几天,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想我,朝不保夕,那这个事情就搞不定,这是人性问题,首先要解决人性问题。

小编:你喜欢什么样的年轻人?

王吉:通常年轻人往上走,已经显示出一定的能力。天下有一种绝症叫“笨”,我的观点,笨的人我坚决不用,这是我在内部会议上公开讲的。态度好是个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还是要有能力,其中学习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能力。

18. 小编:要把他们培养到全能独当一面?

王吉:对。比较简单的就是,能做的决定让他们来做。但更重要的是不仅让他们做决定,还基于他们的性格,让他们变成一个真正的领导者,在我心里,我认为每个人的生长环境、成长经历、以及身边的天时地利人和都不一样,所以,人与人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化,无须比较也无法复制,我一直在强调,不是所谓的成功者在怎么做,他们就可以去怎么做,让他们首先要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成为自己,最终成就自己,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方法。从他自己的特征和天赋出发,更重要的是激发潜能,要让他意识到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而不是说这个事情的能不能这样处理还要去汇报,去请示。企业的成长、项目的成长、团队的成长、个人的成长、都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成长的过程是允许犯错的,但原则性的错误一次都不能犯,技术性的错误别重复犯。

19. 小编:非常好奇,你的管理思想来自于中国还是来自于西方,还是中西结合?

王吉:“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我现在的做法基本上是这样,中西结合。

小编:融会贯通。

王吉:道上的东西,文化,一定是中国的,骨子里是中国的,但是整个管理体系、排兵布阵,必须是现代化的。商业战争跟真实的战争,某种程度上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排兵布阵的问题、

我的思想比较偏中式,比如《孙子兵法》里很多东西。但是整个管理体系非常严谨,就是交界处必须更明确,而不是模糊,一模糊大家就扯淡。

小编:关于曲中求的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呢?

王吉:我们希望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一定有一些共同的东西,共同的想法,我们可以求同存异,关于曲中求的价值观,我定了一个调,就是“寻找同路人”。所谓同路人就是一起寻找我们身上的最大公约数,寻找因为相信,所以看见的人。这是调调是稳定的,这种调调也是曲中求最宝贵的东西,我想你也接触过很多公司、很多人,可能会对我说的这个味道有一些体会。

以前很多人说马老师会忽悠,能忽悠。我说第一个,他当时讲的东西,现在有没有实现?之所以他现在影响力大,因为他当初讲的东西都实现了。第二个,外人不好评价,我曾距离他比较近我可以说,就是他讲一件事情,如果是他不信的东西,他不会讲,他讲的都是他相信的,这很重要。在这一点,我跟他一样,我从来不讲我不相信的东西,那就是骗人了。你无法回答的事情,可以不讲,但是你要讲就讲真正相信的东西。你不能说明明这样想,然后那样讲。但是表达上“直言有讳”,就是我会用一种比较恰当的方法表达出来,尽量让别人能够接受。

小编:很多是哲学层面的问题。

王吉:不光哲学问题。包括社会友人、政府,各种交流、接待、会谈,这也是跟社会相处的一部分,不能说我得专心做业务就不去做这些事,没办法,这是责任。

28. 小编:你更喜欢内部做业务?

王吉:从我的本性来讲,我是比较enjoy真正能够创造出一个新价值来,这不仅仅是事情的发展,而且是人的变化。一起合作、一起经历以后,这个人、这个团队、这个组织都在发生变化,这种变化让你发自内心高兴,而不是有多少人认识我。

29. 小编:你觉得你现在和曾经有什么区别??

王吉:曾经在硅谷的时候,更多的侧重点还是在战略、业务、组织、文化、人等等方面,但现在还需要成为社会沟通的一个桥梁,让社会来感受阿里推推的脉搏,怎么跟社会相处,怎么跟世界相处,这是最大的区别。

30. 小编:你现在焦虑吗?

王吉:没有什么焦虑。什么叫焦虑,你肯定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比较中性,不可能没有问题,而且到我这儿的全是难题,就是老中医说的那种疑难杂症,不是疑难杂症到不了我这里,都是深层次问题。但是你必须还是要以一颗平常心,要保持睡好觉的习惯。

小编:你每天必须保证多长时间睡眠?

王吉:睡眠时间不长,但是质量很高,不做梦。我自己总结,白天一直在做梦,一直在想未来,晚上就不用做梦了。

31. 小编:你觉得现在战略版图上面,什么是特别有压力的地方?

王吉:谈不上特别的压力,主要是责任。阿里推推非常幸运,生在数字经济的大时代,伴随着天时地利人和。我能构思出很多理念,同时又有一批人,能把很多我想到的东西做出来。

32. 小编:阿里推推未来整个商业系统的东西,在全中国各个角落生根发芽或者成功了,你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交代吗?

王吉:我们希望阿里推推商业操作系统能够帮助更多有流量需求的机构,能为更多的人创造就业岗位,因为用了它的能力,一部分能力或者全部能力,让每个人都变成新型意义上的互联网个体,变成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驱动的个体。这是数字经济时代一定会发生的。无非是我们叫阿里推推综合类电商推广服务平台,当然这个市场上肯定也有别的方案、别的能力,无非就看我们在中间能够扮演什么角色。

33. 小编:对于阿里推推,你是做了五年、十年周期规划的?

王吉:其实我是一年、三年、五年、十年都看,因为没有现在就没有未来,不能光说我画个图,你等我十年,我把它做出来,一定是说比一年前有进展,你的进展一定要让人看到,不然的话,凭什么让所有人都相信你,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好事。我对曲中求里来的新人讲就是这样,每个人的发展都是不断建立信任的过程,或者说建立自己信用的过程。

你想得很远很大,并且下手很稳健,有进展,这样大家就会越来越有信心,当信心变成正循环的时候,这是很好的过程。我很喜欢讲顺势而为,而不是中流砥柱。儒家讲中流砥柱,道家讲顺势而为,创造这个势,跟造风者有关系,不是中流砥柱,明明刮西北风,我一定要搞成东南风,这就是中流砥柱。

中流砥柱不要有劣势心态,别人都睡着了,只有我独行,我能看到这个,我干这个,你们必须给我时间,我干成了,你们就会都看明白了,这个不行。你得让大家在过程当中都能够慢慢跟你形成一个共识,事实是产生共识最好的前提,你把讲的东西至少变成一部分现实,你就会形成合力往前走,不然很孤独。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