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城生活网 - 晋城人自己的生活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36万牵涉两案 大庆油田干部孙春红的那些事

时间:2020-08-28 13:01:20 | 来源:搜狐

一笔36万的款项,因牵涉到两个案件,相继被纪委和法院立案调查。然而匪夷所思的是,对于这笔款项的来源,竟然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认定结果。而这36万,牵扯出一系列违法违纪行为。

篡改案件结果 大庆油田纪委协助干部孙春红

事件发生在黑龙江大庆市。据网友爆料称,2016年10月,大庆油建公司第九工程处第一经营副处长孙春红,家里有一笔36万元被实名举报到中纪委为受贿款。中纪委将案件转至大庆油田纪委,大庆油田纪委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期间孙春红否认这比钱是她家的财产,称是其丈夫定居在日本的姐姐存放,用于赡养老人的钱。孙春红丈夫的姐姐也给大庆油田纪委出具了相关证明。大庆油田纪委最终认定这笔钱有来源,系她人存放。

(孙春红前夫姐姐给大庆油田纪委出具的证明)

然而孙春红与丈夫离婚后,到法院起诉前夫转移夫妻共同财产38万元,这其中就包括半年前大庆油田纪委调查的那36万。大庆让胡路区法院和中院在没有调取中纪委案件办理结果的情况下结案,将这笔款项判决为孙春红个人所有。

此后,孙春红多次起诉举报人,要求其承担连带给付责任。举报人申请调查令,让胡路区法院法官多次协调调取孙春红当年的笔录,大庆油田纪委副主任刘时却以保护举报人为由,百般阻挠。举报人上访至大庆中院信访办,信访办主任承认此案是错案。中院院长和法官数次亲赴大庆油田纪委处调取证据,此时对方改口称没有孙春红的笔录。

(大庆油田纪委2019年函询,佐证笔录存在事实)

“作为举报人和协助调查人,我亲眼目睹了孙春红的笔录内容和纪委结案结果,但油田纪委却拒不提供笔录证据,甚至否认笔录的存在。”举报人表示,从2017年7月至今整整三年,大庆两级法院没有一人能调取出中纪委案件涉及这笔款项来源的查办结论,导致孙春红前夫被强制执行两年多,涉及金额28万余元。

(法院强制执行公告)

发起多个不实及虚假诉讼 扰乱司法秩序

据悉,孙春红曾先后提起多个不实诉讼及虚假诉讼。其中,2017年3月孙春红与女儿逼迫前夫签下没有实际给付的43万元空借条,之后女儿起诉父亲借贷纠纷。孙春红作为代理人出庭,拿出自己之前谋划好的43万元流水作为证据,并找其堂弟孙春林出庭做伪证。该案破绽百出,漏洞重重,被大庆中院法官刘放及时发现,避免了又一起错案的发生。而孙春红败诉后公开诬告刘放法官。

孙春红提起的多个不实诉讼,最后均以其败诉告终。这些不实诉讼案件浪费了大量司法资源,严重扰乱司法秩序。

孙春红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举报人还提到,孙春红在办案期间与前夫离婚,把自己名下数百万财产全部转移到还在上大学的女儿名下,并让女儿与油田干部某文私下签署协议,转移到某文名下购买了昆仑信托。从2012年至今,孙春红委托油田干部某文购买的昆仑信托次数频繁,数额巨大。在以上这些案件审理过程中,孙春红仅在法院出示的财产和不动产就高达近千万元,在法院不实诉讼金额达到261万。

对于孙春红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大庆油建纪委接到举报后要求孙春红配合调查,孙春红以跳楼威胁,案件调查迟迟没有进展。据悉,孙春红是大庆油田三产单位的一个副科级干部,月工资3000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